朝小诚:黑白 六年一梦不觉遥

发布时间:2017-06-25 21:08:52      来源:贵州网

  作者:朝小诚

  《黑白》2017年新版开始在当当预售,心中感慨,写一笔。

  近几年,我常常对自身有下落不明的困惑。

  我努力早起,努力早睡,努力一周四趟健身房,努力一天八杯白开水。又每日对着工作守则被迫记了很多事,条条框框一列,一圈圈地把心都禁锢得四四方方。比如,手机永远开静音,买衣服最爱买衬衫长裤,外出前包里会放把伞。工作守则上写了,铃声禁止打扰旁人,着装需整洁有礼,办公室可预备伞、方便你我他。我从未对着工作守则从头到尾地完整读过一遍,可是放眼四周人人都是模板、人人都像是生产流水线上走下来的完成品,于是我的心就这样记住了。

  这就是社会的力量。

  它将我完完整整地打碎,再将我一点点地重塑,宇宙间少了一个中二少年,魔都写字楼里多了一个诚老师。

  于是我常常会舍不得。

  不舍天真,不得两全。

  所以我在六年后修文时得以看一遍六年前的自己时,纵然知道过去活泼泼的小诚君会令我惊讶,但她仍然是以极度简单的面貌再一次震撼了我。

  她信很多我现在已经不太会信的东西。

  她信大善、信大好、信大爱。她信的东西前面都要加一个“大”字,要有很重的重量,很深的意义,才配得起她的信。所以她写得了纪以宁这样的人,她信这世上有这样的人,更信这样的女孩子才会最终获得幸福。她信感情的极度性,她信一个男人对一个女生好就会用全部去待她好,她信一个女生如果要走那么这个男人是绝对不可能让她走的,她信这世间有一种幸福是永远有人在你身后扶一把,她信感情这件事是没有什么道理的,一个男人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永不会后悔,她信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和女人除了“我爱你”之外简直没有其他更伟大的事好做的。

  啊,那个活泼泼的小诚君,看得诚老师真是脸红不已。

  诚老师信的东西比不上小诚君的明亮。

  诚老师信所谓的“温柔”不是不作恶,而是会作恶却选择不作恶,这里面这个“会”字才是最重要的。世间的污秽和混蛋太多了,在某些时候,对抗恶的办法只有更恶,一个更恶的人才最有力量做一个更好的人,这就好比近代企业史,所有的开端都是含混带过轻易不提,因为里面的血骨太多了,不干不净,以牺牲万千以及适度的同流合污的代价走出了一条阳关大道,走出来了才有力气,开始讲慈善、讲社会责任、讲人类使命。

  诚老师信所谓的“感情”,也不再是一方对一方的一厢情愿。所有的感情都讲回报,所有的好的感情都讲究“同一高度”。思想、器量、眼界、学识,绝不可以相差太远。你在我后退时扶我一把,是你对我有情;我在你犹豫不决时推你一把,是我对你的有义。做夫妻做久了,会做出很多别的东西来。他搂过你的肩摸你的脸说“一起去跑步怎么样”,旁人见了当是调情,其实内心坦荡毫无私情,说想跑步就真只是想跑步;他在同学聚会上坐你旁边没有碰你只低低对你讲一句“你好香啊”,旁人见了当是夫妻俩谈公事,其实内心已经全是欲念在脑子里把今晚的姿势都做完了好几遍。

  这就是做夫妻的有意思。

  所以六年后纪以宁讲得出:我不喜欢批判性的东西,对人、对事,都不太喜欢;我所认为的真正的伟大,是不具批判性的,而会迫使自己去理解,去感受,而非蔑视。

  所以六年后的唐易讲得出:女人是最复杂,也最美的,脆弱又饱满,感性又理智,会坦诚,也会口是心非,似乎世间一切的矛盾都在女人这个个体上齐全了,矛盾又和谐,是非常了不起、非常壮观的生命体。

  这一对夫妻,各自从神坛走下人间,走向饱满。

  就像活泼泼的小诚君走出了自以为是的天真,走进了善与恶共生共存的大世界。

  六年了,我转身回望,仿佛看见了自己和昔日的小诚君终于在这一刻,握手言和。

  也是六年了,不知道六年前看着唐易以宁一路走来的朋友,现在是怎样一个模样了。天下辽阔,各自据城,翻开文我们一同嬉笑怒骂,放下书我们各自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不断有得,不惧有失,这样的人生,我很喜欢!

相关热词搜索:朝小诚: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news@gzw.net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