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从不缺席——读宋晓俐《白拉姆客栈》有感

发布时间:2017-04-30 17:35:19      来源:贵州网

  文/林 晶

  合上书,困意袭来。阳光从窗外洒进来,落在身上,暖洋洋地。我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梦里竟然是端阳和洛桑在拉萨北郊那座纯汉式的房子里结婚的情景。我举着酒杯站在欢笑的人群后面,看着端阳穿着大红色的中式旗袍,凤冠霞披,牵着大红绸缎做成的绣球跟在洛桑的身后,一步步走向幸福。唢呐的声音透过拉萨的蓝天直冲云霄,隐约间仿佛看到院子里挤满的藏族人群里有王初一的身影,她穿着镶着金边的紫色藏袍也在笑,而且笑的那么甜,仿佛一朵美丽绽放的格桑花。

  也难怪午睡时我会做这样的梦。从早上开始,拿起《白拉姆客栈》这本书就再也没放下,一口气读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北京遥望香巴拉》里我心疼的那个落寞寻爱的康巴汉子洛桑竟然有了一个幸福的结局。真要谢谢作者宋晓俐给了读者这样一个“彩蛋”。

  想一想,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小。她在北京,我在朔州,我们因为西藏的缘分,我买了她的第一本书《北京遥望香巴拉》,然后写了书评,被她看到。我们由此相识,并成为了好友。然后兜兜转转发现,我们有着共同的好朋友,有共同相识的很多人。我一直向往西藏,梦想西藏,痴迷西藏,遇到宋晓俐,才知道她比我更痴狂,更迷恋,更热爱那片圣洁的土地。我想象了无数次自己走进西藏,面对圣山圣湖一定会是嚎啕大哭的情景。然后她告诉我,她第一次去西藏,看到羊卓雍错,坐在湖边竟然嚎啕大哭。我瞬间觉得我们有着心灵上的某种契合,只有我们会理解彼此踏进那片神圣土地时为何会“嚎啕大哭”的那种心境。

  看她的朋友圈,最近她又去了西藏,是为第三本书采风。我不知道她已经去了西藏多少次,只知道我去西藏的梦想还在原地打转,心头闪过一阵悲凉。她鼓励我说:“有时候你离梦想的距离也许只差一张机票。”去西藏的梦做了很久,却一直未迈开脚步,自己也说不清楚原因。为什么喜欢西藏,这个问题自己更是想了很久。当看到宋晓俐在书里写道:“每一个有勇气千里迢迢来拉萨的人,绝不是为了看个红火热闹。一万个来拉萨旅行的人,一定有一万个不同的理由,而这些理由的背后,必然藏着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这些故事像是冬日里蛰伏在泥土中的蟾蜍,只等着有一天春回大地,它们终将用不同的方式破土而出。这些故事,需要一个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场所来倾诉,有的甜蜜如糖,有的却血肉模糊。”我恍然大悟,对,就是故事。冥冥中,我觉得那片神奇的土地有无数精彩的故事吸引我,并且用一生去听也听不完。

  西藏去的多了,西藏的故事听的多了,晓俐姐慢慢地也成了一个会写西藏故事的人。我羡慕她,把西藏当做一块宝地,自己是那个挖宝藏的人。西藏的山,西藏的水,西藏的风,西藏的雪,西藏的空气,西藏飘扬的经幡,西藏虔诚修行的人,都给她力量,助她修行,一步步走向那个更好地自己。我虽然去不了西藏,但是在她的家乡,这片朔风飞扬的土地上跟着她笔下的那些追逐梦想、追逐自由,一路朝圣的年轻人感受青春,感受爱情,感受阳光,感受自由,感受纯纯的爱。因为这些美好的东西,仿佛我在晋北的小县城也沐浴到了拉萨的阳光,这个冬天一点儿也不觉得冷。

  《白拉姆客栈》可以说是《北京遥望香巴拉》的续集。这本书的故事从一个名叫“端阳”的姑娘开始,这个姑娘给去西藏寻梦的人和故事提供了一个能久久回荡的空间,名叫白拉姆客栈。白拉姆汉语的意思是“吉祥天女”。她是青藏高原一位专门护佑女子的仙女,能给苦难不幸的妇女带来欢乐,给丑陋的人带来美貌,给悲观的人带来希望,给有情人送去美满姻缘。每年的藏历十月十五日是藏民族的传统节日“白拉姆”节,这一天妇女们盛装来到大昭寺烧香、磕头,拥着大昭寺里的白拉姆神像歌唱游行,她们在这个藏族女性专属的节日里相聚、狂欢、畅怀。对于西藏人来说,信仰之于生命,犹如青稞酒酥油茶之于生活。他们把这种信仰寄托神灵,怀着善良美好的愿望去为美好祈祷和祝福,让一个普通的妇女节变得神秘、庄严又虔诚。这就是西藏的魔力吧。

  来自晋北的汉族姑娘端阳远离热闹,安守一隅,在拉萨的小北郊,经营着她的小客栈,见证着一个又一个和西藏有关的故事。于是一个个故事人物出场了:欢欢、落梅、王勇、多吉、陈默、雍措、韩浩、小夏、马妍、文思远、高丝竹、鹏宇、小姨、小虎……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让人内心久久回荡。而毫无疑问,这些人都是和西藏有着很深缘分的人。这些人内心深处又都有一道暗伤,需要这片神奇的土地来疗愈。好像这片神奇的土地,阳光更温暖,爱情更纯粹,活着也更简单。

  让我佩服的是,从《北京遥望香巴拉》到《白拉姆客栈》,书里的每一位姑娘都不简单,她们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然后敢爱敢恨,敢想敢做,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藏族姑娘拼命地想要离开西藏,去更远的地方;汉族姑娘像着了魔一样逃离家乡,不顾一切地要留在西藏。《北京遥望香巴拉》里汉族姑娘王初一在西藏去世了;《白拉姆客栈》里藏族姑娘雍措在北京去世了。这是怎样的一种宿命的安排?于是,我想起法国诗人兰波的那句名言:“生活在别处。”可能生活在此处的时候,是残酷,是不甘,是绝望。当生活在别处时,那是梦想,是艺术,是诗歌。是啊,总有一个地方要安放我们那颗不安分的心。

  晓俐姐其实是在讲我们的青春故事,她带我回到那个“梦里花落知多少”的年纪,看到青春的美好,也看到青春的残酷。每一个都要成长,都在一个又一个地选择中前进,也都要经受生活或大或小的磨难。珍贵的是,这一路走来,都有爱在陪伴我们,都有善良和温暖给我们力量。我想,这是生活虽然苦但是仍然值得我们去热爱的理由。

  这一天,冷冽的北风从耳畔呼啸而过,我却沉浸在白拉姆客栈的故事里如痴如醉。这个季节的西藏,下雪了吧。它一定无尘无垢,那么安静那么干净。白拉姆客栈依旧安静地在那里,来来往往的旅人,来了,走了,又回来……故事还在继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知道我的梦想也终会有实现的那一天,它在等我去讲我的故事。等春暖花开,我一定会带着我的深情去赴这一场最美的约定。

  还是想谢谢晓俐姐,给了洛桑和端阳幸福的结局。我知道,她是想说:幸福会迟到,但是它从不缺席。

相关热词搜索:拉姆 客栈 从不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news@gzw.net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