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的诗和近在咫尺的远方——评《白拉姆客栈》

发布时间:2017-04-30 17:33:40   作者:马婧   来源:贵州网

  马婧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西藏跌进了都市人的眼睛,成了逃离喧嚣、洗涤心灵的圣殿,碌碌红尘人的向往。第一次对西藏动心是通过一句诗——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那时我大三,被这句诗感动得一塌糊涂。后来万能的网络告诉我,这句诗的作者很特别,他是一位与众不同的僧人,他是西藏的达赖喇嘛,他叫仓央嘉措。这让我对西藏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那个印象中辽阔苍茫的地方,从此多了一缕缠绵多情。

  多年后,我读到了“西藏三部曲”的第一部——《北京遥望香巴拉》,一部有关爱情与归宿的小说。小说的每一章都以仓央嘉措的诗歌开篇,这让我透过文字感知到作者对这位情僧的喜爱,对西藏的喜爱。自然地,对作者有了关注。

  一个从事新闻工作15年的人,必定要学会带着脚镣翩翩起舞,而宋晓俐的“舞蹈”,就是用灵动的语言,舞动出一部清澈透明的爱情长歌。她语言功底的深厚用不着刻意彰显,就能在不经意间动人心弦,让人在阅读中获得一份宁静,从而沉浸到她的故事中去。

  作者确实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这从她的“西藏三部曲”的第二部——《白拉姆客栈》中可见一斑。女性作家特有的细腻与温情,让书中的每个人物都长出了血肉骨头。

  我个人很喜欢《白拉姆客栈》,故事很简单,没有复杂的架构,它描写的不过是一个汉族女子携家带口跑到西藏开客栈的故事。然而客栈原本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而一所矗立在拉萨边地上的客栈,一所以迎来送往,“容纳天下女子”为准的客栈,就更成为了现代社会百态人生的舞台。这个舞台上演的不是汉藏文化的碰撞,而是给那些满身故事的人提供了一个讲述故事的场地。他们每个人都是主角,又是观众。

  不管是张牙舞爪的欢欢,清澈明朗的雍措,还是深藏情感的落梅;不管是憨厚朴实的多吉,沉默坚决的韩浩,还是内心不安的王勇,他们都在作者特有的包容下,细细讲述着自己的过往。他们有着不一样的个性,不一样的身世背景,在西藏辽阔的蓝天下,在温暖的白拉姆客栈,释放着生活带给他们的不如意。没有诘责、没有抱怨,作者用一种稳稳当当地方式,把这些或迷失、或勇敢、或痛苦、或欢喜的人带到读者面前,让读者自己来评判。而作者自己只是静静地诠释着人性里的美与善,让你在字里行间感受到西藏的宁静从容、纯真质朴,这也许就是诗与远方能带给我们的东西。其他的,就交给故事中的人自己来说。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能摆脱生活的羁绊,停下快节奏的脚步。也许我们的身体到不了那个开满格桑花的地方,但我们可以捧着这部《白拉姆客栈》,让心游走在那个曾有过仓央嘉措的地方,感受它的尘世沧桑,暖如初阳。就像作者写的,“前方的一条路平坦而整齐,路旁的绿树成荫,初升的太阳穿过茂密的树叶洒满归途,端阳、欢欢和多吉三个人的眼睛被这阳光照得神采奕奕……”或许,在某一天,我们也会在那里相遇。

相关热词搜索: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news@gzw.net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