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S·梅杰:享受阅读的乐趣

发布时间:2017-04-26 23:47:52      来源:贵州网

  约翰·S·梅杰

  《一生的读书计划》首次出版于1960年,1978年再版,1986年又出了第三版,都做了很多的订正和修补。在前几个版本中,对贯穿一生的阅读,克里夫顿·费迪曼用独特的方式提炼和分享了自己的智慧。该书的第四版,费迪曼生平第一次找合作者,我很荣幸能加入费迪曼先生的事业。下面我将介绍准备这个版本时我们是如何分工的。

  熟悉前几个版本的读者可能会注意到这一版的一些重大变化。变化首先发生在扉页——这本书变成了《一生的读书计划(升级版)》,重点强调这一版有实质性的修订和扩充。最突出的变化是推荐的阅读材料的来源范围已经扩展到整个世界的经典名著。十年前,导读中只涉及西方传统中的作品是可行的;但是应当承认,随着通讯技术的发达、地球的变小,对于一个受到良好教育和博览群书的人来说,要求了解世界文学的时代已经来临。这一时刻比我们预期的来得更早。对于一个生活在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人来说,“地球村”是现实存在的。喷气式飞机、通讯卫星、各地同步直播的电视新闻和互联网正在让世界越来越小,以至于在某种意义上,任何人的经验里都不再有陌生的东西。进一步说,美国一开始就是移民建立的国家,但是近些年来自世界各地的新事物让美国变得更先进。这种情况的一个结果作为一个民族,我们的文化根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元化。鉴于我们国家前所未有的多文化融合,鉴于尽可能广阔地撒网捕获世界文化财富对每个人来说都十分有益,现在《一生的读书计划(升级版)》的推荐包括紫式部夫人和奥斯丁女士,谷崎润一郎与福克纳,司马迁和修昔底德。我们认为这些增补内容会让本书的读者更好地享受阅读乐趣,更有成就感。

  这一版中还包括伊斯兰的基本经典《古兰经》、禅宗经典《六祖坛经》之类的作品,这会带来问题:为什么《圣经》没有被列入其中?理由非常简单。我们认为差不多这本书的每个读者都有一本《圣经》,而且多少习惯于阅读《圣经》。我们不想就《圣经》说什么,这看上去并不是一种冒昧的行为。

  早期版本中出现的一些作者在这一版中被去掉了,因为这些作者没有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像之前人们期望的那样。这其中包括乔治·桑塔雅那、约翰·杜威和安德烈·马尔罗(后来移到20世纪作家增补列表中)。还有去掉了一些多卷本的大部头作品,比如:杜兰的《世界文明史》。由于本书扩充后加入了一些非西方的文学作品,我们很快认识到去掉合集作品会更好,同时限制推荐作品的范围,即芝加哥大学罗伯特·赫期斯特所说“原创性交流”作品——这些作品可以跨越时空直接与我们对话。另外大概有两打的作者不是来自西方,有些来自西方传统的作者第一次在本书中出现,:W.H.奥登、夏洛蒂·勃朗特、艾米莉·狄金森、安东尼·特罗洛普还有伊迪丝·华顿。

  还有一些科学家也是初次出现在本书中,从伽利略到托马斯·库恩。出于某些原因,科学类很难在本书中充分收录。科学写作经常具有很高的技术性,所需的大量的知识一般读者很难满足。另外科学家很少是个好作家,科学修养也不一定催生合适的文学形式,很多科学作品很难引起普通读者的兴趣。而且书籍不是科学交流最合适的媒介,这也是一个事实。大部分科学发现都以短文的形式在学术会议上发表,或者刊登在学术杂志上,今天更为普遍的做法是以“待发表”的形式在互联网上发布。当然这些模式也有例外,我们这里选取了其中最有趣的。

  这一版的《一生的读书计划》另一处改变在于材料的安排。在更早的版本中,作品是按照体裁划分,例如故事、话剧或者诗,同时根据原著语言归入不同的分类。随着非西方作品的增加,这种这种方法开始造成更多的混乱,而不是提供更多的帮助。在这一版中,不管种类和原作语言,所有作品统统都按照作者出生日期的前后顺序排列。(时间标注采取文化中立的形式,“公元前”[B.C.E]和“公元”[C.E]取代了西方和基督教特定的B.C.和A.D.。)我们把正文分为五个部分,只是为了照顾大跨度的时间范围。这些划分没有普遍意义上的全球重要性——平安时代的日本和中世纪欧洲在任何意义都不能划等号。不过这可能有助于读者在作品中寻找异同,这些作品来自许多不同的地区,但大致在同一时间产生。我们也希望将这本书划分成较小的部分,让纵观全书不至于那么令人望而却步。

  早期版本的一种做法被保留下来,即用作家之间交叉引证的方式进行评论。我们采取了括号里标注数字的方式。举例来说,费迪曼这样谈到修昔底德:“他是第一位全面把握强权政治内核的历史学家。霍布斯[43]、马基雅维利[34]和马克思[82]都是他的后继者,当然每个人有自己的方式。”这些交叉引证不是让你立刻去找提到的那些作家,也不是从一个作家到另一个作家曲折地继续自己的阅读。这些引证的目的是引起你的注意,停下来思考一下,进而聆听这些原创性的作家之间跨越数年乃至数百年的伟大交流。当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交流,而经常是一种共鸣;而相似的会相互吸引,这就是为什么关于孔子的文章会提到柏拉图。

  在《一生的读书计划(升级版)》主要部分之后,我增添了一个“延展阅读”的新章节。这份附带简单评论的目录,选取了额外增加的20世纪100名作家的作品。如果对这些作品的推荐和讨论最大程度上让你满意,引起了你的兴趣,那么很可能你会在这些作家中找到适合自己口味的。之前版本中关于“延展阅读”的参考书目和建议,现在一起放在“参考文献”中,我对此进行了必需的校订和更新。

  这一版的大部分条目都是继承第三版而来,有或多或少的改动。本版中新加了西方的一些作者,克里夫顿·费迪曼为他们写了评介。全部非西方的作家和一些新增的西方作家则由我来写文章介绍。克里夫顿先生和我对文学的主张和判断非常一致,否则我们很难共同完成这项工作。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决定,在自己写的每篇文章后面署上自己姓名的缩写。这本书的部分价值在于它源自作者固执己见的自由,无论在风格上还是在判断上,我们都无意寻求一种虚假的一致性。

  所有这些改变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一生的读书计划(升级版)》对新一代的读者有用而实用。

相关热词搜索:梅杰 约翰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news@gzw.net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