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杏:我与北交,你与北交

发布时间:2017-02-24 09:40:39      来源:贵州网

  汪峰声嘶力竭的“北京北京”遍地霓虹,北漂客心心念念的北京是永远在前方的幻梦,我从一个个口耳相传的故事里初窥到的北京有悠长古朴的胡同小巷和后海边写满寂寥的吉他民谣。

  最后我还是来了北京。来了北交。

  还是能记起刚踏进北交校门的时候撞进眼里的笑容和鲜红的迎新横幅。夏末依旧灼人的金黄色阳光和林荫道两旁茂盛的绿树晃花了眼睛,中气十足的“请往这边走”“欢迎你来到北交”一瞬间给了我强烈的归属感,于是嘴角不自觉地泛起笑意。面容温和的学姐,笑声爽朗的学长,都亲切得有如故交。

  班主任戏称北交为“离天安门最近的学校”,这也确实是实话,后面大概还要补上四个字“没有之一”。北交在寸土寸金的帝都二环占据了近八十万平方米,又难得的坐落在一条并不喧闹的长街上,车水马龙的喧嚣与书香漫卷的宁静,奇异的融于一处。周围天南地北的同学,或是带来海岛潮湿浮动的闷热空气,或是携裹着极北之处的漫天风雪;或是笑容爽朗,或是眉眼处藏一分羞涩……青涩未褪的面容上,都是昂扬的希望和勃勃生机。

  恰逢去年,北交建校120周年,附近的地铁或是广告牌上都在循环滚动“北京交通大学一百二十周年校庆”类似的消息。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全国的五所“交通大学”,即上海交大、西安交大、西南交大、北京交大和台湾新竹交大,具有共同的历史渊源关系。

  而北交横跨了三个世纪,将最动荡岁月里的风雨飘摇,将最苦痛年代里的峥嵘铁血,平静的放在众人面前,在北国的冰天雪地和耀眼霓虹里。

  我一度以为这里会将我埋没。只用了不到三个月,我所有的轻视和犹豫全部被打破。十月份我偶然听了一次奖学金答辩,单就我的院系而言,有自学参加大学生建模比赛,一路披荆斩棘拿到北京市一等奖的学长;有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国际级期刊的学姐;有多才多艺谈吐非凡又成绩亮眼得令人高山仰止的很多很多人……而我所看到的这些仅仅是北交的沧海一粟。他们的优秀足以在我心口燃起一把火,助我遥望远处背影坚毅的行人,于是自己也没法驻足不前。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也是在十月,天佑会堂演出了北交的原创话剧《茅以升》,不得不说这是一部很成功的话剧,再觉得无趣的观众也会被抑扬顿挫的台词和姿态老练的演员吸引,我就是其中之一。这个主持修建了钱塘江大桥的中国第一代桥梁专家,这个曾任职北交校长的慈祥老人,像那段灰暗岁月里所有醉心科学的学者一样,也像破晓之前的所有爱国者一样,脊梁挺直,笑容温和。

  中国近些年来轻轨和铁路的覆盖量飞速增长,这是北交的机遇,也是所有交通大学的广阔前景到来之际。前些年航空事业如火如荼,于是北航之类的学校如雨后春笋,崭露头角。而一直有着铁路方面雄厚实力的北交,也必定会在接下来的时代浪潮中迎来曙光。

  我无数次走过第一天经过的林荫道,喷泉的水声始终不绝于耳,翻起的水花泛着白沫,两旁的银杏树终于转黄,落地铺展出厚厚的长毯。

  处处银杏,处处都是灼人眼的金黄。风过处犹如金色的大雪纷纷扬扬,触手温润。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相关热词搜索:张杏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news@gzw.net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