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平革家的氏族制度在化解矛盾的地位和作用

发布时间:2016-12-08 10:05:56   作者:廖尚刚 廖生祥   来源:贵州网

  ——以阴、阳两系组织的“神判”纠纷为例

  黄平是中国革家人口聚居住最多的县份。革家人一个能歌善舞、好武习艺的世居徒识别民族共同体,在他们的生活和家庭里,家长对孩子们从小就要培养学习阴、阳两系的笙词、理词、蜡染、刺绣、歌舞,使后代长大后成就了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和谐和家族繁荣兴旺的宗族凝聚力。特别历朝政府于地方建立行政组织后,革家阴、阳两系在参与社会事务和维护团结稳定中,成为了革家民间一支重要的制度执行力量,在促进社会的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为了进一步了解革家阴、阳两系组织在服务社会中的功能,中共黄平县委统战部就此到革家人聚居的村寨开展调查。通过专访阴、阳两系的寨老和成员,形成调研报告如下。

  图为枫香革寨阴、阳两系自然领袖在参与行政议事

  阴、阳两系的丧葬议事活动

  革家视祖鼓为氏族至高无上的圣灵

  基本情况

  革家人,旧称“仡兜”,主要分布在黄平、凯里、施秉、镇远、福泉、瓮安、余庆等地。据统计,黄平县共有革家人2.1万人,占黄平县总人口的6.1%,分布在全县208个自然寨之中。纯系革家居住的有49个自然寨,与其他兄弟民族杂居的有159个自然寨。人口众多的自然寨有枫香、富桐、老寨、塘都、野落、望坝、黄猫、咬寨、哈龙、排楼、金龙、金竹、小阳等自然寨。史书记载,革家先民是古僚族支系,现革家完整地保留了古僚族的“椎髻斑衣”、“穿中而贯其首”,有“鼓角一双”等特征。革家祭“祖鼓”,祖鼓一般是一个村寨一姓做一个,也有大祭之时几个乡或村的同姓氏同祭一个。除“哈戎”30至60年大祭祖鼓外,每年的7月16日和“冬至”这两天,每家每户都要派出一名男子,集中到置放祖鼓的主人家举行祭祖活动。芦笙师、芦笙大学匠、二学匠都要到场吹芦笙、击鼓祭祀祖宗(祖鼓)。阴族长及其率领阴系成员在祖鼓面前唱家族《迁徙词》、《族史》,从最后去世的人往前逐一呼名到已故先辈始祖,以缅怀中并向他们祭酒、祭饭、祭肉,大有“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的诚挚敬意。平时置放祖鼓的人家,每天酒肉行三次祭礼,一年四季365天香火不断。“祖鼓”象征祖宗,为革家传统信仰、崇拜祖先的精神支柱,是团结整个家族(宗族)的纽带,是革家人信仰、崇拜的图腾标志。

  革家人不仅是一个以祖鼓为图腾的共同体,还是一个好武的人群。自古以来,他们为了免遭外部族群的杀戮,都深居于高山谷壑,在用生命与野兽搏斗中,靠棍、棒、刀、剑、枪、箭创建了各自的搏击本领。这才被兄弟民族称为“嘎斗满捞变”(意为革蔸懂武功)。过去,关于革家武术的屡见史载,如清朝乾隆《贵州通志》卷七和《镇远府志》都有这样的记载:“革兜,镇远、施秉、黄平皆有之,好居高坡,不篱不垣,男女衣类土人,女子短衣偏结,绣五彩于胸袖间,皆负海巴,蚕茧累累如贯珠。人多嗜酒,四时佩刀弩,入山逐鹿罗雀,其药箭伤人,见血立死,然无敢为盗。”革家武术传男不传女,更忌讳外传,并严禁用武术去从恶或为盗,这不但是阴、阳两系千百年的氏族制度的“母法”,而且还是维系阴、阳两系威信的法宝。因此,如果要申请成为阴、阳两系成员的人,都要有一套自卫的武艺,才能维护家族团结和社会稳定。

  一名阴系祭师在开展洗礼活动

  革家阴、阳两系在调处民事纠纷中用的部分“法器”

  二、革家寨老阴、阳两系职能分工及作用发挥

  革家村落大部分由于都是以一个宗族为群居区域,所以一直沿袭着自我管理、自我约束。阴、阳两系社会组织,他们自称为“喳季喳甲”(五个支系、五个房系)。两系首领各司其职,均为义务性,无报酬,不世袭。阴系是管理意识形态的组织。首领由长房、二房之男性成员担任。设立“盎嘎、盎梗、常颇、典劳、典汝、甲头”等职。“盎嘎”即阴系族长兼祭祖师,业经专门训练,通晓族史,熟悉祭祀礼仪,在家族中享有声望。次首为“盎梗”,为芦笙大师,也需训教才通晓芦笙、曲、舞。“常颇”为第三首领,除参政外,于大祭祖时扮演祖公、祖太之化身,同时也是祖鼓的护法。“盎梗”或“常颇”之职由阴系“大学匠”长者和长房人士担任。“典劳”、“典汝”为阴族长之大、小助手。阴系首领之任免,十至二十年举行一次。于大祭祖时,族长当众以蛋问卜作决,故阴系职位任期较长;阳系组织主要任务对社会事务的管理。首领由阳族长和五个房长组成。阳族长由民主推存,由办事公正、熟悉族规族法、有勇有谋、能说善辩、享有重望的人担任。族长主管家族祭祀祖宗的筹办、管理社会生产、生活以及维护社会安定等职能。

  阴、阳两系组织体系平衡,在独立执事上,也有分工和合作。在氏族社会里,革家在处理民事纠纷时,首先由阳系首领出面调解。如达不成统一意见的,则请阴系组织出面聚集所有家族,令纠纷双方站在祖鼓前,用杀鸡赌咒、射箭、卜卦等原始办法裁决。若自知理亏或心存不良的人,担心自己会遭受祖宗的“神罚”,只好乖愧认输受罚。惩罚的方式有轻和重两种。轻者宰鸡、鸭、猪、羊、狗等赔礼,或以100斤酒和100斤肉向赢家和阴、阳两系陪礼道歉;重者令穿过祖鼓底,开除族籍,剥夺其在家族中的一切权利和没收其所有财产。如枫香寨2003年冬月在处理一起家族内两户的山林纠纷中,一家妄图多占另一户的山界,多次强行越界砍伐另一家的树林和柴草。两家在连续争吵中还请乡村组织出面处理和调解,由于两家都拿不出现有山界的承包文书,只凭“老根老年”的口述,纠纷就这样一直处理不下,并僵持两年之久。最后村两委只好请阴、阳两系出面裁决。到正式裁决的前一天,自知阴、阳两系将动用祖先“神灵”的力量来处理问题时,自知理亏的一方担心获得重罚,夫妇二人连夜主动到诉方赔理,发誓以后不再冒犯。在这对夫妇的再三要求下,诉方才同意到阴、阳两系申请撤诉。

  从这些民间畏惧阴、阳两系制度的情况,可以看到革家用朴素的意识和崇拜的“神灵”来解决民间纠纷,是一条配合现行法律和行政调解十分有效的途径。近些年来,尽管我国法律法规在日益健全,但在一些民间里,如果单凭法律的条款来处理问题,有时在收效甚微的情况下,通过寨老、族间的力量来解决纠纷,也经常收到比执行强硬的法律法规来处理问题,还收到事倍功半的效果。如在革家村落中,阴、阳两系族长主要通过讲解古理古规,以“神化”的祖德进行潜移默化的融解,并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和公正判断是非中,升华双方思想意识,让矛盾的对错迅速明晰,诉方和控方该赔偿的赔偿,该谅解则谅解,最终回归于好。据了解,如枫香村、哈龙寨、黄猫村等革家村寨的村两委多年来依靠家族阴、阳两系调解婚姻、田土、家庭纠纷中,成功率就达95%以上,大大减轻了村两委调处民族内部矛盾纠纷的工作压力和成本

  革家阴、阳两系成员在祖鼓前作为人立誓

  图为革家阴、阳两系前往鼓东家开展调处纠纷议事活动

  三、进一步发挥革家寨老参与农村社会管理职能作用的几点建议

  首先将哪些在群众中有威望,办事公道正派的民族民间人士列为各级党外代表人士,建立健全人物信息档案,同时应重视年轻一代代表人士的培养。

  其次是将部分优秀的代表人士推荐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选,并把部分革家阴、阳两系代表人士列为县委、政府领导干部联系工作对象和县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传承人,使他们更热衷于加强民间调解的工作。

  其三是各级政府应对部分优秀的阴、阳两系代表人士纳入每年春节的重点慰问对象,激发他们热爱民族民间文化,使民间调解更加发挥作用和功能,让这些人士用实际行动来维护社会稳定,在助推脱贫攻坚和赢得小康胜利发挥应有的作用。(作者:廖尚刚 廖生祥)

 

相关热词搜索:氏族 地位 作用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news@gzw.net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